保定市悦腾餐饮管理有限公司
您现在的位置: 当前位置:主页 > 特许加盟 >

力量大的理论同时也体现了社会主义大家庭的温暖

编辑:Admin    来源:www.力量大的理论同时也体现了社会主义大家庭的温暖   发布时间: 2017-11-18 12:41    浏览量:
  俺们家是十足的生产队受益者,不是因为父亲是会计,是因为制度。粮食的分配通常由两种组成----工分粮和人口粮。
  
  家里的劳力多,工分自然就多,分得工分粮食就多;俺们家劳力少(父亲一个,母亲在家看几个孩子)工分粮少;但是人口粮就不一样了,它严格按照人口基数分粮,也就是说上到九十九下到床上躺,人人有份。俺家人多力量大---人口多人口粮自然多。最实际问题是,劳力多的家庭消耗的粮食也多,俺家的消耗相对很小,净剩粮就会增加。
  
  这个制度不是俺家父亲为自家量体裁衣制定的,而是当年国家规定,它充分验证了人多就是。
  
  生产队时期,家家户户粮食基本不够吃,便有了麦子黄稍饿地蹬脚的俗语。大家会用一些野菜、瓜果蔬菜充饥。
  
  小羊问有吃肉的时候吗?有。生产队分肉的时候就是家里吃肉的时候,很少,至少比分粮食机会少。那时候队里几乎不养猪,就那十来头牛马,分肉的机会主要看牲口的健康和寿命情况。正常宰杀牲口的机会为零,一句话社员吃的牛马肉不是病死的就是老死的,那也是不错的享受了。一百多双眼睛冒着贪婪的绿光盯着地上那摊血肉模糊的尸体,如果你要是在人群中高喊一声:分给我点后腿的精肉,恭喜你绝对如愿,因为那个年代社员更看重带脂肪的肉---吃着香。
  力量大的理论同时也体现了社会主义大家庭的温暖
  一头牛或者一头马(注意是病死或者是寿终正寝)身上的脂肪毕竟有限,估计都不及报纸上被审贪官身上的一半。大家都盯着怎么办?只好采取最古老公平的方式—抓阄。抓到那些泛着白花花脂肪的肉就会高兴地跳起来;抓到那些血红的精瘦肉就会垂头丧气。老羊家楼下有个牛肉摊,那个精明的老板经常在俺买的后腿肉里面藏点牛肚腩,俺想要是放到30年前他这么“照顾”俺,俺亲他的心都有,虽然他长的比俺老羊还丑。
  
  八三年秋天,北风来的时候更早一些,大家早早穿上厚衣服了。俺穿着小棉猴夸张地在分队现场跳跃,兜里装满了于爷爷刚刚给的花生和芝麻。先分地、分树、分牲口、分农具、分种子、分生产队的房子。那时候,家里的抓阄行动几乎由俺垄断,几十亩地、一匹大马、几件农具、几棵榆树和枣树就是通过俺一双又脏又小的手划到俺家名下。
  
  那时候,俺真是抓上了瘾,有时候幻想要是长大了娶媳妇也用这种方式这么轻松就好了,省确了母亲刻意讨好何奶奶的环节。
  
  那年的低洼地小麦长势很不好,许多老社员缠着父亲换地。大家以为这又是一次短暂的运动,先把长势良好的庄稼地搞到手,善良的父亲一次次把自己家的土地换给了别人。第二年后俺们家收成一直最好,因为那些低洼地紧邻河道都是水浇地,这对于缺水的冀中平原是得天独厚的农业资源。
  
  吃亏是福,有时候俺真信。
  
  后记:上世纪末冬日,俺在东北一个寒冷的城市求学。突然感到莫名其妙的寒意直袭心底,赶忙去电话亭给家里打长途电话,透过村支部古老的电话机俺得知敬爱的于爷爷无疾而终了。那个陪伴了生产队牲口半生的老者去了,世界停止了一般,耳畔只有丝丝的电流通过话机的杂音。走出电话亭,天空下起了鹅毛大雪,打在脸上即化了混着泪水滴在脚下雪地上。
  
  雪地上自己走过一串歪歪扭扭的脚印,像通往幼时生产队回忆的一把钥匙……

上一篇:在花费心理上或多或少偏向与中式快餐企业 下一篇:久旱逢甘雨在人生的岁月里多处可见